300元“人间一日游”150亿消费新风口

时间:2021-09-21 16:11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“80后迷恋KTV、90后在电影院social,00后不是在刷本就是在去刷本的路上。”

  近两年,一种叫做“剧本杀”的角色扮演类游戏火了,成为年轻人的新兴“社交神器”。网上有个段子,“80后迷恋KTV、90后在电影院social,00后不是在刷本就是在去刷本的路上。”

  所谓“剧本杀”,类似于线人一组,围绕一个故事主题,赋予每个人不同的角色,每个人在演好自己剧情的同时,共同推进故事主线的前进(比如找出真正的凶手等)。相比电影只有一个主角,剧本杀里人人都是C位、人人都是关键角色。而且虽然有一定的剧本,但是不翻到结局,玩家们也不知道未来剧情走向如何。

  剧本杀,源自诞生于19世纪英国的派对游戏“谋杀之谜”。上个世纪柯南·道尔、阿加莎和多萝西·塞耶斯培养了人们对于推理的兴趣,“谋杀之谜”也随之在20世纪70年代的欧美中产阶级家庭聚会中流行开来,逐渐成为一种适合4~12位玩家一起参与,持续3~5小时的角色扮演类推理游戏。

  2013年,一款俗称《死穿白》(DeathWears White)的“谋杀之谜”作品由英国翻译引进,成为当时国内玩家能够接触得到的第一部剧本杀作品。但行业的线年综艺节目《明星大侦探》横空出世,开播月余、全网总播放量超3亿次,口碑收视双飞,也带火了剧本杀行业。

  随着行业的发展,剧情内容也更加丰富,不再仅局限于推理主题。从内容上划分,“剧本杀”分为“硬核本”(以推理为核心,难度较大)、“还原本”(借助推理还原故事,往往具有曲折离奇的情节)、“欢乐本”(情节诙谐幽默,注重欢乐体验)、“恐怖本”(注重渲染恐怖氛围)、“情感本”(通过动人的情感故事打动玩家)、“阵营本”(玩家被划为不同阵营进行对抗)与“机制本”(在剧本中设置游戏环节,以其为玩家赋予能力,推动剧情)等7种类型。

  从场景来分,又可有线上和线下两种方式。线上就是在APP上玩,玩家们加入一个网络房间来进行游戏。线下实体店,除了大家可以面对面地组队交流、比拼演技之外,有些店还能房间根据剧本布置场景,玩家根据角色进行换装,更具备体验感。

  当然实景剧本要求了更强的氪金能力,实景剧本杀的客单价一般约为200-500元/人/次。目前在成都等地出现的两天一夜沉浸式剧本杀,客单价更是高达1888元/人。

  全国剧本杀馆数目从2018年的2400余家攀升至2019年的12000家,进而猛增至去年的3万家。

  即使在疫情期间,行业也保持了可观的增长潜力。据艾瑞咨询《2021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发展现状及市场调研分析报告》显示:2019年中国剧本杀市场规模达109.7亿元,同比增长68%;2020年即便线下店受疫情冲击明显,但行业整体仍逆势实现7%增速。

  展望未来,这一行业更是前景可期。据美团《2021实体“剧本杀”消费洞察报告》显示,2021年中国实体“剧本杀”市场规模预计将超过150亿元,消费者有望达940多万。

  行业的火热,也吸引了资本热钱的闻风而入。天眼查显示,7月29日,剧本杀平台小黑探发生工商变更,注册资本增加25%,新增阅文、金沙江创投等股东,持股比例各占10%。

  同期,剧本杀品牌“推理大师”获梅花创投千万级美元Pre-A轮融资。此外,还有西安剧本杀品牌“来闹”“推理大师”“我是谜”“戏多多”“资本大侦探”等平台得到融资。

  据刺猬公社援引某企业数据来看,截至7月15日,我国狼人杀、剧本杀相关披露融资总额预计超过252.5亿元。

  20年前投资的风口是互联网;10年前是移动互联网;2年前是新消费;如今剧本杀作为线O+新消费的结合体,正在成为资本角逐的新赛道。

  雕爷牛腩创始人孟醒曾公开发文看好剧本杀生意——离剧本杀干掉电影,已经不远了。

  “因为中国电影的畸形,没啥演技的流量小花们拿走了大部分拍摄经费,而电影的灵魂——编剧,却在中国电影行业几乎毫无地位。所以当我听到牛x编剧一个剧本直接卖几十万,就感觉,要变天了。”

  最上游是写剧本的人。这些人原来是干什么的?有新人,也有不少人转行来写剧本,比如原来在阅文这类平台上写网文的,做编剧的。

  按照剧本杀编剧分成模式:大部分作者按照稿费+销售数据分成,四六、五五都有。比如一个本子单店采购成本500,全国卖了5000套,作者至少就能分到百万。所以,这两年剧本杀行业不乏一个本子卖几百万的造富神话频频登上头条。

  比如网红剧本《你好》销售量超9000本,为发行方创收超300万元,其作者Will.Y也获得超百万元收益分成。

  巨大的钱景诱惑下,吸引了大量剧作者蜂拥而入。一大波网文作者已经转移阵地,相比监管日益趋严、收益渐渐下滑的网文,显然是剧本杀更有赚钱能力。而凭借网文作者强大的码字能力,两个月就能写一本。

  此外还有相当多的兼职群体,结合自己的专业领域知识进行剧本杀创作。比如有IT研发人员将编码程序放到剧本杀的道具中。还有心理医生,由于十分擅长拿捏玩家心理,专注阵营对抗的类型,设置大反转的剧情结构,备受好评。

  数据显示,2020年全国举办的剧本杀展会就达18场,2021年10月前排期的展会16场,而且还在持续增加中,按照每期展会新本量100~200部计算,仅2020一年的新本量约2000-3000部左右。

  由于剧本杀需要多人才能完成,所以玩家们会主动呼朋唤友、进行组队。这种模式成功把客户变成了推销员,也带来了极高的客单价——由于剧本杀6人起步的硬性门槛,准确来说,剧本杀客单价不是200+,而是1000+。

  对于创业者来说,只需要租个场地开一家店,一个剧本只要花一笔钱买下就可以反复开台。他计算着,一家店至少5桌,每桌至少6位玩家,每天翻台2次,每天近2万的营业收入,净利润年入百万不是梦!参照小黑探平台上数万家线下店铺经营数据,行业平均盈利模型是8个月回本。

  “模式简单、赚钱能力强、成本低、资源回笼快。”这样的特点吸引了大量创业者杀入赛道。

  据美团研究院的数据显示,2020年剧本杀门店超过3万家,截至今年4月,已经超过4.5万家。

  但剧本杀的想象空间,绝不仅仅只有“桌游”而已。这条赛道产业链齐全,下到VR+剧本杀、沉浸式文旅项目等,上至IP打造,生产影视项目,都有充分的想象空间。

  比如说剧本杀向下,由于其体验式、沉浸式的特征,完全可以与“文创”融合。剧本杀与景区、动物园、游乐园、农家乐、博物馆等都可以完美结合,每一处场景都可以对应相似主题的剧本杀。

  就像现在景区往往会打造像印象西湖、印象丽江的演出,未来剧本杀也可能成为各个景点的标配。

  如今,“剧本杀+文创”项目正在由起到兴。四川青城山一家两天一夜的“剧本杀”体验地,火爆时需要提前几个月预约;成都宽窄巷子的“剧本杀”游戏《宽窄十二市》,吸引众多玩家打卡;玩过武汉“知音号”沉浸式“剧本杀”的玩家,直言自己仿佛穿越了到抗战时期,来了一场“保卫武汉之旅”……

  除了向下延伸之外,剧本杀产业向上也是大有可为。比如说把火爆的本子开发成电视剧、电影、手游等。由于剧本杀要在短时间内给予玩家丰富的体验,所以每个角色都富有巨大的张力和丰富的故事,这具备相当的IP挖掘空间。

  不过剧本杀毕竟是一个走红不久的新兴产业,现在更多的是影视IP向下改编。不少文学、影视作品开始向“剧本杀”进行授权,开发剧本杀的衍生产品。就目前来看,国内已出现《仙剑奇侠传》《赘婿》等的“剧本杀”,吸引了一众粉丝打卡。

  不过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虽然剧本杀看似“钱力”无限,但其实并不好做。相当多创业者,还处于赔本赚吆喝的阶段。

  “开店大半年了,依旧没有回本”。据投资家记者采访业内人士,他表示,“行业其实是虚火,其实还处于拓荒阶段。”

  像暑假这样的黄金时期,每天可以保证八九场,一个月的利润能有五六万。但是假期一结束,大学生返校、高中生去上学,根本就没有客人。尤其是在一线城市这样工作节奏快、压力大的地方,工作日场数特别少,一天有一场就不错了,有的时候甚至一天都没有一点收入。”

  以北京为例,包括房租、运营、剧本等成本,前期投入往往都需要几十万到百万,这还不算每年都要定期去展会买剧本的钱。但展会不是当天去当天就能批量买回,你还需要实际体验选本。

  因为玩家玩剧本杀追求的就是未知感,所以对于大多数玩家来说,一个本子一生只会体验一次,所以商家们得不断地入手新本子。

  更重要的是,随着越来越多的玩家入局,行业厮杀日益激烈,让相当多人不得不出局。比如贵州某个城市曾有300多家剧本杀店,为获客纷纷采取低价竞争策略,但当地市场体量毕竟有限,半年后大量门店倒闭,仅剩几十家。

  在激烈竞争之中,有商家还采取了恶性竞争的策略。据某创业者透露,开店之后,会有同行会专门装作来玩剧本杀,发现有好的DM(主持人),就开始要微信套近乎,最后把DM挖走。

  更普遍的现象是,出于急于赚钱的动机,很多商家都搞起了买盗版本的操作。由于剧本支出本身是一笔大头,从正规渠道购买普通的盒装剧本价格一般在400-600元,但是盗版成本只需要几十到100元。

  在行业内剧本产权保护并不完善的情况下,很多投机者都选择了购买盗版剧本,甚至有的地方一多半本子都是盗版。

  为了迎合这些人的需求,网上也滋生了一条灰色产业链。QQ群、闲鱼上至今仍然充斥着极低价格的剧本售卖信息,其中不乏《刀鞘》《古木吟》《第二十二条校规》等著名剧本。

  此外,为了压缩成本,一些商家也以降低消费者体验为代价,极大地影响了口碑。比如DM(主持人)没有经过正式培训。

  一个好的DM对于整场游戏的体验都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,在他的引导下,玩家们才能又快友好地进入到自己所扮演角色的喜怒哀乐中去。而好的DM是需要大量学习培训的,但现实是,大多数DM的水平都非常业余。

  有玩家表示“DM全程只是很生硬地念着主持词,一直在压缩自由交换信息等环节时间,不仅没有成功把我们引入剧本角色,而且给人一种赶进度的感觉,好像是巴不得我们快点结束腾出场地接待下一拨参与者。

  有投资人指出“这些从业者只想赚快钱,为了客流把价格压到三四十,根本不去考虑剧本体验、DM培训这些问题。一窝蜂地冲上去、自然也会一窝蜂地倒闭。”

  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点,行业快进也快出。数据显示,今年4月我国注销近100家剧本杀相关企业,环比增长102%,闲鱼上以“倒闭了”为理由转卖剧本、道具、香港挂牌论坛门店桌椅等的数量也较上月增加了110%。

  “我每天上班已经很累了,只有这几个小时里可以完全不用回任何人消息,活一次别人的人生。”

  一位几乎每周都会去店里玩本的狂热爱好者表示,用2-4个小时的时间完全沉浸在别人的故事中,不为社交,只为能在情感本里放肆哭一场,或者借着恐怖本大喊几嗓子。

  在这样的5个小时里,随着一幕幕悲欢离合交替登场,玩家也可以借此体验百味人生,摆脱日常生活的单调。正所谓“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”。

  其次,社交也是年轻人入坑的重要原因。不仅能帮你拉进熟人关系、巩固友谊,也能助你破圈、认识各种陌生人朋友。

  如果玩家找不到足够多的熟人来组成一局游戏,就会通过拼团模式和陌生人一起玩。当玩家们面对面坐到一起,在几个小时的游戏中放下手机,展开密切的互动交流时,就很容易产生好感,当从游戏回归现实后,不少玩家仍能彼此产生联结。

  “和陌生人玩剧本杀就像在拆盲盒一样,可能会真的让你感到很惊喜。因为有些人擅长硬推,有些人却擅长情感,你能结交到各种各样的朋友。”

  剧本杀的强社交属性不仅有助于你认识朋友,甚至能帮你找到男/女朋友。剧本杀其实已经成为一大相亲利器,如陌上花开HIMMr平台,就在用剧本杀来组织相亲活动。也有剧本杀创业者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这样说到:“我的店里,估计一年成了300对情侣了”。

  也许,正如哲学家伯纳德·苏茨所言:“是游戏让我们在无事可做的时候有事可做。因此,我们把游戏称为‘消遣’,并把它们看作是对我们生活间隙的微不足道的填补物。但它们比这重要得多。它们是未来的线索。现在,对它们的认真培育也许是我们唯一的救赎。”

  36氪华南《有人入袋百万,有人半年开150家店,剧本杀是下一代文娱风口吗?丨新风向》